360猎奇网猎尽天下美图,奇闻趣事

历史上三个经典香艳骗局...

野史秘闻 2021-08-06 14:08193未知admin

3个经典香艳骗局...

浙江绍兴有一举子,进京参加会试不第,心情郁闷,暂寄居在一族兄家里。

话说这天,举子说要出去溜达一圈,散散心,可他一出门竟失联了。

其族兄不免有些担心。

还好,十余天后举子呼哧带喘地跑了回来…

只是,衣衫不整,只穿一条底裤,小脸蜡白,面无人色。

族兄惊问:“老弟,这十来天你跑哪儿去了,天这么凉,咋还玩起了裸奔?”

(明清时,科举考试多在秋季举行,名秋闱。故,事发时间应为秋天。)

待举子细述其遭遇后,其族兄捧腹大笑不止,哈哈哈哈哈~哈

原来,那日举子在京城四处溜达看风景,当他行至西四牌楼一曲里拐弯小巷时,看到一家人门上有“荷包出售”之广告。

欲买一个荷包。

咣咣咣,一阵敲门…

门扇随之微启一窄缝儿,一个人面桃花、巧笑倩兮的小娘子递过一枚荷包。

可是,举子一端详,这荷包咋是旧的:“有新的不?”

小娘子打量了一下这举子衣着不俗,便笑着说:“客官,欲买新荷包,里面请!”

于是,她引导举子登堂入室,端茶倒水,然后大谈特谈诗与远方,绝口不提荷包之事。

举子重提荷包,她仍将那枚荷包递过来:“我家只有这一枚荷包。”

“为何门上还作出售荷包广告?”举子不解其意。

小娘子莞尔一笑:“所售非此荷包也!”

“啥意思?”举子有点懵圈,不过一见她那媚眼如丝、销魂蚀骨的笑脸,立时会意,遂言语调之,动手撩之。

不想,小娘子忙避其咸猪手,正色道:“我这荷包可贵呀!”

举子已上脑,忙把银票一股脑全掏出来。

小娘子见厚厚一沓这些银票,嫣然一笑,两人遂相拥入内室,一场马赛克…

没过几天,小娘子便提醒他,银子已花光了。

“钱都不是事儿,我自有办法!”举子拍着胸脯打包票。

如是再三敷衍,终于出事了。

(《清刑律·人命》:“凡妻妾与人奸通而于奸所亲获奸夫奸妇,登时杀死者勿论…”)

是日,举子与小娘子刚睡下,就听前院有男子吵吵巴火,声势如虎。

“坏了,我男人回来了!”小娘子一骨碌爬起来,“快,快跑,否则要出人命了!”

小娘子忙引举子出北门、翻后墙而走。

仓促之间,他来不及穿衣,套上大裤衩子便撒丫子开溜。

街坊四邻听闻举子此番遭遇,皆嗮笑曰:“他这是让人坑了!”

 

绍兴某生,应京兆试入都,不售,寓其族子家。一日忽失之,十余日乃返,则止一裤,面无人色。问旬余何往,何狼狈至此,某缕述所遭,乃可捧腹,盖其日某闲行入内城,至西四牌楼一曲巷中,见有一家门署“荷包出售”四字,乃叩门欲买荷包…一日方共卧,忽有男子至其庭,声如虎。妇曰:“殆矣!吾夫归矣,不去必血其刃。”乃导某出北牖,使逾后垣去。某仓卒不得衣,故止一裤也…

 

02

在苏州阊门外李家巷,有一裁缝师傅手艺不错,家境已然奔小康。

为叙述方便,姑且叫李裁缝。

按说,李裁缝平素多与女人打交道,可他年过三十还没搞到一媳妇儿。

至于个中缘由,书中未表。

大概齐,不差钱的李裁缝也是一颜值控,想找一肤白貌美、妩媚动人的漂亮小媳妇儿。

这不,机会终于来了。

是日,李裁缝在江边遛弯时,便相中了一位。

颜值如何?

偶见江北篷船一女子,颇有姿首,悦之。

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虽有大江阻隔,李裁缝仍一见倾心,足见其姿容不俗。

那个时候,结婚没那么容易,需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

不过,李裁缝正打瞌睡,便有人递枕头。

媒婆来了。

注意,人家是主动登门来为他保媒牵线,且撮合的正是那位大美女

李裁缝心想,得踩了多大一坨狗屎,才会有如此好运气。

虽说彩礼有点小贵,需一百大洋,看她貌美如花,也值了。

而且这媒婆很能干,纳彩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,挺磨叽的“六礼”程序,现只剩最后一道程序,亲迎。

择一良辰吉日,李裁缝屁颠屁颠地亲往迎娶新娘子过门。

在岳丈家门前,但见新娘子身着吉服头遮红盖头,在家人搀扶下坐进花轿,随后一大包陪嫁品也放进了花轿里。

一路吹吹打打,鼓乐齐鸣,花轿很快便到了家门口。

接下来,本该拜天地,入洞房,皆大欢喜的戏码。

不想,在扶新娘子下轿子时,剧情陡转。

咋啦?

鼓吹迎归,将扶女出,则弱不胜衣,玉山倾倒矣,审视之,一草人也。启视衣包,则砖石也,盖恐舆轻致疑,故以此压之。

说这新娘子刚搀出花轿,一步还没迈出,便翩然跌倒,那红盖头也随之飘出老远。

见此情景,众人嘴巴无不张得老大!

哪有倾国倾城之美人,里边坐的是个稻草人。

再从轿中拎出那包沉甸甸的陪嫁,打开一看,一堆砖头。

至此,李家人方才回过味儿来:“卧槽,这是被人骗了,快去找那媒婆,快…”

少顷,家人回报那媒婆早溜了。

留下李裁缝,立时蒙逼,怅然痴立,呆若木鸡。

苏州阊门外李继宗巷有某甲者,以裁缝为业,年逾三十,家亦小康。偶见江北篷船一女子,颇有姿首,悦之。旋有人为之平章,以洋钱一百为聘。议既定,乃择日迓以彩舆,果见女子以红巾幕首,数人扶而就舆,并有一衣包,亦置舆中。鼓吹迎归,将扶女出,则弱不胜衣,玉山倾倒矣,审视之,一草人也。启视衣包,则砖石也,盖恐舆轻致疑,故以此压之。举家大哗,亟寻原媒,去如黄鹤矣。某怅然痴立,亦如木偶。

 

03

上海北乡有一黄姓男子,妻子李氏姿色不俗,且颇有心机。

俗话说,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。

然鹅,她丈夫就是一窝囊废,黄家的日子也是老太太过年,一年不如一年。

眼瞅就要揭不开锅了。

“你一个大男人连老婆都养活不了,尿泡尿儿淹死算了!”李氏没好语。

话锋一转,“要不,把我卖了吧,卖给人家做妾,你可得到百金;卖做妓女,你可得到千金!”

丈夫忙嬉笑讨好:“老婆,说啥气话呀,我这不正想法子吗?”

李氏突然哈哈一笑:“你个呆木头,没听人说过放白鸽,我们何不也玩一把?”

(沪俗伪鬻妻妾于人,伺间亡归,谓之放鹁鸽。)

丈夫瞅瞅李氏,心里一乐,嘿嘿,还别说,还真是个发家致富的好路子。

李氏见丈夫同意,遂商议对策:“...到时你就等着数钱吧。不过你一定要打好配合,千万不要掉链子,千万。”

于是,夫妻二人遂以兄妹相称,一番骚操作后,很快便将李氏卖给浦东一曹姓男子为妾,赚了一笔。

黄某拿着钱乐颠颠回家了。

可三天过去了,李氏还没回来。

按事前约定,她早该回了。

丈夫心里不免有些着急,便登门拜访。

李氏开门见是黄某,竟没啥好脸色。

黄某倒也没怀疑。

“你这娘们入戏也太深了,钱都到手了,还不抓紧脱身,想啥呢?”

这时,曹姓男子过来一见大舅子来了,忙热情家里小住。

唉,接着演吧。

翌日,黄某再三催促李氏快点脱身,不想她竟突然变脸:

“汝鬻我于此,乃谋与我偕遁乎!我至此无返理,汝不速去,我言于主人,缚送官矣。”

说,我在这儿挺好的,你再不走,我立马告诉我老公去,你就等着吃牢饭吧。

黄某立时明白自己上了老婆的当了,已然鸡飞蛋打,只好落荒而逃。

上海北乡有黄某者,妻李氏颇有姿。而黄贫不能自存,谋于李。李曰:“君为男子,而谋及妇人;无已,请鬻我乎?妾我可百金,妓我可千金也。”黄不可,李曰:“然则放鹁鸽乎?”沪俗伪鬻妻妾于人,伺间亡归,谓之放鹁鸽。黄从之,伪为兄妹,鬻于浦东曹氏为妾…黄大窘,踉跄而归。鹁鸽化为黄鹤,一去而不复返矣。

 

时至今日此类香艳骗局,同样的套路,同样的配方,结局仍同样的“酸爽”。

只有洁身自好X3再深的坑儿也埋不了你。

 

 

360猎奇网 是一个非盈利性个人网站,本站除部分原创内容外,
大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。若有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删除。